王立學院的驚奇--不到5個月留學生考試日語達312分
●許敏熠

不到五個月留學生考試日語達312分 來到王立是一場意外,事半功倍的學習成果更是意外之外。

2011年4月,我還在上海育才中學堻ず埶爬牷C媽媽在日本,開始?我物色了好多家較?人知的語言學校和補習班,其中“王立學院”也是不經意間聽朋友提起的。對每家學校都做了實地考察又再三比較之後,媽媽覺得王立的教學方式和課程內容最適合備考大學,也就大致上選定了王立。

6月9日我從高考考場解脫。15日,成績未出,我來到日本,似乎高三一年學習的勁頭還未過,迫不及待地想開始為考日本的大學做起準備。第二天一早我便興沖沖地和媽媽來到王立,初見王立,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一戶建的小洋房坐落于安逸的住宅區中,比起“學校”,王立更有“家”的感覺。

院長和副院長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對我們做了關于教學特色的詳細介紹。獎學金制度,課程節奏等等。

當時我日語的程度?零,連最基本的平假名都不會。按照語言學校死板的教學課程至少要2年也只能學完基礎部分而已,王立日本語教科書是院長和副院長所著,院長自信滿滿地向我們保證了他們自創日語教學法的效果和速度。100%的大學錄取率和名牌大學合格人數更讓我不由得心動。我偏好理工科,王立也專門設有物化和數學的課程,不用再另找補習班。沒有試聽就直接做了決定。簽了入學合約付了全款。

?了趕上當前日語初級班的進度,那天院長大王老師親自拿了日語入門的資料教我五十音圖,當晚熟背。之後負責日語課的副院長小王老師又?我和幾個新生補課,初步了解日語文法規則,補課時間加起來不足4小時。這在外人看來這應該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但在王立卻確實可行。小王老師也對“補課”一事習以?常,一對一的補課也不足?奇。“不懂就補到懂?止”也是王立堅定不移的教學理念之一。

6月留考結束後,王立的日常課程又回到正軌,我也成?了大部隊中的一份子。日本語的課程圍繞文型和讀解進行,文法書做輔助。先教授文型,以背例句的方式記憶文型。
剛開始,我文法基礎不紮實,單詞量近乎?零,背日語很艱難,助詞,助動詞經常弄錯,課前例行的小考試總不能拿滿分。老師一直叮囑要多聽CD,一方面可以練聽力,另一方面也對自己的日語發音有很大幫助。單獨出門時,我會習慣性地戴上耳機,邊走邊聽著“王立日本語文型CD”,之後偶爾看到某一個文型時,可以脫口背出書上相應的例句。背書背了一個多月後出現了第一次滿分,拿到了一萬塊獎學金!此後又得了多次滿分。

期間,上海高考放榜,我考上了復旦大學護理系。在填寫志願時我就知道,我不會在上海念大學,高考只是對自己這12年的學習有個交代。因此並沒有回國的念頭,但也讓我對今後的學習更加有信心,繼續專注于日語的學習,想要盡快擺脫“文盲”的頭銜。

無論是什?課,大王老師都會時常拿零食或者水果分給我們,或者來查看空調夠不夠強,一變天就會關心我們的身體狀況,是位非常細心的老師。對于大學和各種考試的報名和申請,兩位王老師都十分關注,各種程序和要求還有各大學的情況都瞭若指掌。我們從中也受益良多,選擇和報考大學也沒有什?困難。

我沒有上語言學校,只單純在王立學院學習,日語課每周3節(1節4小時),英語課每周2節,再加上由日本人南老師主講的會話課,陳科偉博士負責的數學課,物理化學課每周各一節,全無“學校”固有的嚴肅氣氛,每天都很充實地過著而不厭倦。小王老師的日語課一直都很輕松愉快,他時不時地會和我們聊天、開玩笑,從各自生活經歷到各國時事,無所不提。

就這樣,我抱著文型文法書過了3個月,不知不覺地,文型書上的517個文型和120個慣用句都背過了一遍。當時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日語水平提高了多少。9月下旬,開始上專門針對11月留學生考試和日能1級考試展開的,聽力,讀解和語法習題課。在每周2次的訓練中,大半的文章和聽力題都可以把握住,我逐漸體會到了這短短3個多月堙A自己的日語能力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10月各私立大學的出願都陸續展開了,其中,寫“志望理由書”是不可避免的一環。我憑著3個半月的日語程度完成了一篇草稿,e-mail給小王老師,請他幫忙修改,日語文章的修改歷來都是小王老師的傾情幫助。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晚上11點才發送出去,第二天早晨醒來查看郵件時,修改完的稿子就已經發送回來了。這應該也屬于“王立的速度”的一部分。

留考迫在眉睫,不能說有十足的把握考個好分數,畢竟學習日語還未滿5個月。 11月13日上午日本語考試,聽完最後一題,心滿意足地放下筆。我覺得我已經盡力了,沒有留下遺憾。只是最得意的數學的考試中“大意失了荊州”。

11月27日上智大學面試,此前大王老師特意安排了一節“面試練習”的課,有南老師指導我們面試時的禮儀,裝束和各種細節,無微不至。南老師平時負責日語會話課和報章雜志閱讀課,是位溫柔又很有氣質的日本老師。那2個小時的訓練對面試也非常有幫助,這一點我在面試的過程中有了明顯的體會。

12月21日,成績單送到了家堙A數學只有130多分,比平時練習差了30~40分。總算日本語有312分(聽解聽讀解142,讀解170),老師也?我的成績感到欣慰。如果4個多月前我進的是語言學校,我不知道“日語312分”需要付出多少青春才可以達到。

2012年1月12日又得知上智大學理工學部情報理工學科合格的喜訊,這5個月來的努力也算有了回報。我越來越慶幸自己來到了“王立學院”,是“王立”引領我走出了日語學習的迷宮。

距離來日本已有7個月,和“王立學院”的感情日益加深,只可惜能在王立學習的日子越來越短。如今寫下這篇文章,希望更多的中國留學生能和我一樣有幸找到這座通向日本各大學大門的最便捷而又最堅固的橋梁。

如果說,每個中國留學生的心中都有一所屬于自己的“霍格沃茲”(理想學校)。那?“王立學院”就無疑是那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通往“霍格沃茲”的最佳選擇。當妳聽到“王立學院”這四個字時,日語學習之路的捷徑已近在眼前,只待妳跨出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