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學院:演繹著的升學率神話

●力群

 
     
 

 

如果你從來沒有學過日語或英語,在去年5月份才來到日本,經過當年12月的入學考試,你會相信自己現在已經是早稻田大學或慶應大學的一名新生了嗎?

3月26日,當筆者在東京都中野區的王立學院了解到,今年有16人收到了明治大學、上智大學、東京大學等大學院的18份合格通知書,35人收到早稻田大學、慶應、立命館、法政、立教等大學共52份合格通知書後,儘管我還沒有將其視為神話,我已經確信這已是奇跡了。可是當我又的知這16人和35人是今年王立學院指導的報考大學和大學院的所有學生後,我不得不相信,王立正在演繹著一個升學的神話。

因為我知道,奇跡是絕不會在一朝一夕誕生的,於是便請王立學院院長王明仁先生介紹了往年的升學情況。結果看到,每年度的情形完全相同:進修時間6個月的學生,升學率為100%。

我從王院長提供的資料中發現,往年的統計資料中還有一項日語能力一級考試的成績,比如1998年度的平均成績是315分;2000年度300分以上30多人,最高分為360分,等等。不過,今年再拿這項數據來說明王立學院的成功,似乎已不太妥當了。因為文部科學省對今年的考試制度進行了改革,日語能力一級考試成績不再作為外國人留學生升學考試的一個要求。

3月26日,20多名王立學院的歷屆學生聚集在教室裡,交換他們的喜悅,交流生活學習的體會。趁著這個機會,通過各位同學的親口描述,我發現:王立學院的成功依然繼續著。

我在那裡最先遇到的是今年考上早稻田大學教育學部的徐萍:2001年5月一到日本後就開始進王立學院學習,此前在國內學過約一年的日語;每週在學院各上4小時的日語和英語課,外加面試和小論文指導;每週有模擬考試,回家有作業並自習。7個月之後,徐萍成為王立學院成功和奇跡的受惠者和創造者之一。

然後,是今年18歲的朱文韜:2001年5月入學,12月參加升學考試,分別被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部、明治大學經營學部、中央大學經濟學部錄取。朱文韜最後選擇了慶應,同時也為王立學院的成功和奇跡增添了一個實例。

王嬿:19歲,去年5月21日進王立學院,考上了慶應義塾大學理工學部。

此外還有韓冬、丁曉天、高陽……儘管每一個人有各自不同的故事,但他們毫無例外地表示,王立學院編寫的好幾冊英語、日語教材是最大的幫助。拿朱文韜同學的話來說:這些教材在內容上歸納得很好,更在對應日語能力一級考試和大學、大學院升學考試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針對性極強,提供的是一種有效的考試方式。

不僅如此,這些教材的特點不在於,在短短六、七個月的升學考試準備期間內,每位同學並不是一天24小時埋頭背書苦記、勤做作業。同學門說,一般每天也就三、四小時。“我們還要打工呢”,他們說。

談起學院的院長和副院長王明仁、王明賢兩位先生,同學們都難掩欽佩和感激之情。也許,當天也出現在王立學院教室中的多位“老同學”更能說明問題,其中就有現在已經分別是國立東京工業大學物理學科和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四年生的魏大比、魏小比兄弟兩人。魏小比回憶起當時的情形時說,“兩位先生瞭解日本各所大學的大量情報,並根據每個學生的具體情況,向他們推薦報考相應的學校,結果證明非常有效,這尤其適合我們這些來日本時間不長的同學”。魏小比說,兩位先生很熱心,也因為是分小班上課,師生之間交流很多,大家都覺得,學生與兩位元先生的關係,更像是朋友關係,“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們兄弟兩個還常常與老師保持著聯繫”。

最後,我請同學們用簡單的一兩句話來概括他們對王立學院的總體感受,於是便聽到了“事半功倍”、“立竿見影”、“雖苦尤甜”等字句。不過,王嬿同學的回答更令人印象深刻,她說,“喜歡讀書的和吃得起讀書之苦的人,就應該上王立學院。”

為什麼?離開王立學院後,我一路上思索著。作為學校,王立學院的成功有目共睹;作為學生,勤奮刻苦才有收穫。這是容易理解的,因為有了後者為前提,王立學院提供的不僅是成功的先例,而且幾乎是一種成功的保證。不過,如果再細想一下、再多想一層你便會問:100%的升學成功率說明,除了他們當中可能存在的天才,他們竟個個都吃得起讀書的苦?我想,原因也許在於,來到王立學院的人,其目的本來就很單純就是為了升學。而不是為了簽證而來的(同學們都是以家屬滯在、就學等在留資格來到日本的)。反過來,王立學院也不以提供簽證招徠學生,它提供的是科學、有效的升學輔導,以其年復一年的實績贏得聲譽。

奇跡?神話?其實,所有的一切盡在王嬿同學的這句話當中:“喜歡讀書的和吃得起讀書之苦的人,就應該上王立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