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學院的驕傲在於“觸目驚心”

●李艷君

 
     
 

語言的學習,似乎是一個艱難而又無可奈何的過程。語言的學習,來不得急躁又容不得怠慢,然而,從中國轉道日本來求學,語言的學習是必須面對的一個難題,這個難題甚至讓許多中國學生忘而卻步,甚至不得不敗下陣來。但是東京有一所王立學院,王立學院可以讓語言的難題不成為難題,讓語言學習者輕鬆地駕馭它,而?翔在語言的天際間。在記者的書桌上,擺放著這樣一份關於日本語一級能力考試成績單:趙潔茹,360分。陳思蓉352分,魏旻344分,李冠霖341分.....這是一長串3字頭的分數。雖然這份驚奇已不如三年前第一次看到時的吃驚,但依然對王立學院所獲得的成績驕傲。

在日中國人父母常常為在日本學校求學的孩子發愁,注重心理教育的日本學校往往注重心理課程教育,對於求知識中的孩子來說,實在過於輕鬆,而注重基礎教學研究效果的中國人父母,便心有不甘,然而當獲得紮實基礎教育的中國孩子轉到日本求學時,語言學習便成為最大障礙,但是王立學校就促成了中國學生的求學成功。在本年度參加日本各大學考試的王立學院學生,有數名根本以家族滯在簽證來日,他們沒有任何一點日語基礎,連發音都不會,中國高中畢業來日後他們走進王立學院而不是日本語學校,他們或者學習期間不足一年,或是僅僅半年,而他們的日本語能力考試成績卻是311分,309分等等,於是日本的慶應大學、日本的早稻田大學成為他們的電影票也最終成其學生。王傑胤便是其中一位,他高中畢業後來到日本,他的媽媽在接受採訪時說,在王傑胤高一時她來到日本,為不影響王傑胤的學業成績,決定讓王傑胤在高中畢業時來日本上大學,可是不僅母親連王傑胤本人也擔心日語的學習狀況,因為王傑胤是日語文盲。

王立學院對他的成績測試後認為,該學生英語基礎好,經過突出訓練,雖然日語沒有基礎,但聰明加努力前景還是可觀,最終考入了慶應大學。而慶應大學今年共招收外國留學生18名,理工部四名,王立學院竟然占據3名,“觸目驚心”的還有,早稻田大學今年共招收70餘名留學生,王立學院竟然占據7名,也就是說每10人有一名來自王立學院。而中央大學、法政大學、明治大學等等,王立學院年年都是碩果累累,根本不在話下。

魏旻於去年隨丈夫來到日本,開始就讀於日本語學校,然而如啞子聽雷一般,魏旻在學習一個月後轉到王立學院,僅僅一年間,從最初的日語學起,日本語能力考試時她竟然得了344分,考入上智大學法學部地球環境法學科。她認為王立學院就是一個鞭子,是使她不斷努力學習的鞭子,這個鞭子不僅組合著壓力,也組合著技巧和方法,最終促使她快馬加鞭。

王立學院本年度的招生已經開始,據其院長介紹,目前學生狀況與以往有些不同,其一來日工作的學生多了起來,他們大多在電腦行業工作,也大多不會日語,於是選擇了王立學院開始他們的日語學習過程。其二隨父母來日居住的中國學生多了起來,他們基礎教育較好,雖然日語大多是文盲,但是有實力,王立學院本身也在改進之中,教室經過重新裝新,給人以煥然一新的感覺。教科書方面英語本正在配製錄音帶,即將出版,日語書籍正在重新修改也將再行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