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精英的搖籃……記王立學院和院長王明仁先生

●王東

 
     
 

筆者輟學以來,彷彿對學校有種類似過敏的不良反應,但近日的王立學院之行卻使我重生了對學校的景仰之心。王立學院曾被多家中文報紙報導過,也許有人會認為頗多濫美之詞,但事實勝於雄辯,不看不知道,看後你不能不相信,王立學院的成績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可稱之為奇跡。

筆者有幸旁聽了正在進行的一堂日文課,王立學院的學院長王明仁先生和他的胞弟王明賢先生以其親切幽默又不失嚴謹的教學風範令人頗有如沐春風之感。來到學院的學生們大都有強烈的儘快提高日語水平的願望,難免心理上有一定壓力,兩位王老師的溫和風趣則使學生們在輕鬆之中掌握了知識,有事半功倍之效。王立學院有個堪稱一絕的獎學金制度,對每位在教學單元結束後的測驗中得100分的同學,當場給予一萬日圓的獎金;對在日語能力一級考試中分數為350分以上的同學,給予十萬日圓的獎金。筆者目睹了王院長向兩位同學發獎金的情景,其他同學用掌聲表示祝賀。據王院長介紹,一位得獎的男孩子今年4月來日本,學習進步極快,近一個月來連連獲獎。當筆者問起這樣會不會對學院的經濟收入有影響時,王院長認為培養的學生出人頭地,成材深造是最令他開心的事情。這份教育家的胸襟著實讓人感佩。

在各報刊的報導中提到王立學院的升學率是98%,王院長笑著回答應是100%,因有的同學對考中的院校不甚滿意而放棄了。王院長的自信是有現實依據的。我看到了貼在教室牆壁上的日語一級測試成績單,分數之高,人數之眾,都嘆為觀止。據王院長提供1999年度畢業生進學資料,我看到了一長串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國立東京學藝大學、國立東京工業大學、橫濱國立大學等著名高等院校的名單。值得一提的是來自福建省的一對孿生兄弟,魏大比和魏小比,他們去年7月才來日本,經過在王立學院半年多的努力,兄弟倆雙雙踏入了早稻田大學校門,並且還收到了東京工業大學、日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早稻田大學學部1999年度招收的外國留學生為70多人,來自王立學院的居然有8名。以招生嚴格著稱的慶應義塾大學的20多名外國留學生中,王立學院畢業生又占三席,這份成績足以證明王立學院的不同凡響。

環境優雅的王立學院

創造出升學奇跡的根本原因應該是王立學院獨有的教學方法和內容。王明仁先生和胞弟王明賢先生共同編寫了《王立日本語文型》、《王立日本語文法》兩本教材,並在積極籌備新著《王立日本語讀解》,教材配有錄音帶,是王先生兄弟倆多年心血的結晶,經驗的總結。據說國內的外語院校對王先生的著作表示出濃厚的興趣。筆者粗略地翻閱了一下,雖未窺全貌也受益非淺。例如在例句的選用上,大量地來自報刊書籍,涉及日本社會的方方面面,這有助於學生在掌握日語的同時還加深對日本的瞭解。但王立教材的最大特點在於它提綱摯領,由面及點的教學方法。無論是日語還是英語,王立教學法都要求學生首先掌握它的整體框架,在瞭解其體系後,再實現各點的突破。這和一般的語言教學大相徑庭,兩者相比,王立教學法就好像在在已經對敵方情況摸清之後再選擇目標,高下優劣自然判明。綱舉則目張,再輔以王院長多年摸索的針對考試實踐總結出的經驗,難怪王立弟子能“戰無不勝”了。

王明仁先生兄弟二人都畢業於名門慶應義塾大學大學院的商學研究科,他們不僅是卓有成績的教育家,也是眼光獨到的經營者。對於今年王立學院的蒸蒸日上,王明仁先生謙虛地說,從經營業績上看,他只讀到了“高一”還沒有跨入“大學”。那麼從“小學”開始的創業歷程又如何呢?王明仁先生談起往事感慨萬千。他1980年從臺灣來到日本留學,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做過旅行團導遊,高爾夫球場的拾球童,在大廈裡清掃過廁所。由於父親的病故,他不可能得到家庭的經濟援助,還勇敢地擔負起了作為長子的責任。在學習日語的過程中,他有一種“開悟”的感覺,就是找到了掌握語言的竅門。1984年他的同學拜託他為其妹補習日語,可以視為他從事教育事業的開端。但在相當長時間內一直是兼職,他那6帖的居室就是教室。1992年王立學院正式註冊,他的聲譽使求學者人數年年增長,去年達到了158名。今日王立學院典雅整潔,是東京獨一無二輔導升大學院、大學、高校的語言學校,也可以說是一個響亮的名優品牌。

筆者在離開王立學院後還在回想,突然覺得王立學院有些像日本圍棋界赫赫有名的“木谷道場”。木谷先生創新的道場培養出的弟子20多年來壟斷日本圍棋界大半壁江山,俊英林立,好手如雲。王立學院也是這樣一個求學者的道場,以它接近神奇的魔力造就了一批又一批人才。